當前位置: 首頁 新聞中心 媒體看蒲城 正文
窄屏瀏覽

渭南非遺的故事:蒲城石羊道情 盛唐道教音樂的“活化石”

發布時間:2020-01-16 11:00    來源:華商報-今日渭南    點擊次數:   

蒲城石羊道情是一千多年前盛唐道教音樂的“活化石”,又是獨具特色的漢族傳統曲藝藝術。2001年,蒲城石羊道情入選陜西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
唐代傳經布道的戲曲

道情是道教傳經布道的戲曲,蒲城石羊道情就是道教的一種歌曲,歷史悠久。

據秦腔劇作家范紫東所著的《樂學通論》記載,“道情起源于唐教坊之法曲,后來被道家用于宣講宗教道德、法規、因果報應等。”

據當地人講述,傳說道情是八仙過海的八仙留下的。八仙中韓湘子、張果老都愛好音樂,韓湘子經常手持竹笛吹奏樂曲,張果老經常背著“魚鼓”、“簡板”,有歌云:“手抱上魚鼓,口唱八道歌”,八道歌即是最初的道情。

一千三百多年前的中唐時期,唐玄宗李隆基認為道教始祖老子李耳是李氏同宗先賢,十分崇信道教,將道教奉為國教,就連他的寵妃楊玉環也被封為“太真”道士。道士們傳經布道,為了加強效果,將宮廷音樂譜寫成法曲說唱表演,故稱道情。唐五陵在蒲城筑陵的百余年間,作為“奉先”的京兆之地,法事道場頻繁,道情演出十分活躍。

唐以后,道情藝人們散落于水陸碼頭石羊一帶,在千百年的歷史演進過程中,形成了現今獨具特色的石羊道情。

道情劇在民國以前,它的觀眾基礎不亞于秦腔戲,道情藝人們有這樣四句話:嘩啦啦三才板熱鬧喧天,口品著一根笛胡琴四融,道情戲有音樂有唱有念,提起來哪一本不如“亂彈”。清朝末年,道情傳人王云璋能演唱一百多本戲,終生以唱道情為業;民國初,蒲城籍關中文化名人張東白也對道情情有獨鐘,并提筆對《杭州賣藥》《八岔詩》等劇目做過重要修改。

“幫腔”加強情感、烘托氣氛

千百年的社會發展中,蒲城石羊道情一直是當地的主要曲藝品種,既保存了唐教坊法曲的特點,又不斷吸收民歌和眉戶等地方戲的特長,在當地至今都是人們喜歡聽的傳統曲藝劇種。

蒲城石羊道情的傳承人王宏義介紹,石羊道情分為戲和曲。歷史上有歌頌價值的真人真事都編為戲,修道成仙的內容叫“神戲”或“正傳戲”,如“韓湘子成仙”,天子、大臣、名將、孝子賢孫為內容稱次正傳戲,如“五丈原”、“郭巨埋兒”等。社會一般底層人物為內容的,是真人真事,如“燕青打擂”、“楊八姐鬧倌”等叫非正傳戲。

“石羊道情的唱腔曲調歸為‘九腔十八調’,現在保存下來的只有八腔十一調,‘幫腔’讓石羊道情區別于其他戲曲。”王宏義說,“幫腔”又稱為“拉坡”,對演出起著加強情感、烘托氣氛的效果,并有給演唱者緩息的作用。道白和應聲的音樂旋律、節奏都有嚴格講究,語言極富旋律音的高低長短強弱。在大段的道白里,若有幾層意思表述,在分段的中間還須加一句弦樂過門來間隔、停頓,其他劇種都是用“手鑼”來間隔的。

石羊道情一般主題明確,內容通俗,唱詞、節奏人們比較容易接受。凡屬社會上一般事件或普遍現象為內容并經過藝術塑造的如《響棒槌分家》、《隔門賢》、《砸姻燈》這一類一般是主題明確,內容通俗,為廣大群眾所喜聞樂聽。曲類的唱詞、節奏也較戲類口語化和自由,情節也相對簡單。

“石羊道情每場演出,開場都是演‘神戲’一折。”王宏義說,“神戲”之后就是人們喜聞樂見的曲類了。“石羊道情傳統劇目原來有200多個,現在僅存12個,”平常演出的曲類劇目就是《隔門賢》《合家樂》《響棒槌分家》《縫袍子》《三怕妻》《郭巨埋兒》《馮爺娶妻》《禿子鬧房》等;戲類為《湘子拜壽》《八佩拜壽》《杜康造酒》《八岔詩》等。

每件樂器都有神話傳說

王宏義說,石羊道情曲藝風格獨特,伴奏樂器古老,演奏方法特別。每件樂器的構造、尺寸比例、演奏方法都和一定的神話傳說有關。樂器分為擊打樂器和絲弦樂器。擊打類樂器包括:魚鼓、碰鐘、簡板、三才板和云鑼五種樂器,其中魚鼓和碰鐘是一人所持。

“魚鼓是指揮樂器之一,傳說魚鼓本是一根竹,出在深山長在峪;打柴樵夫曾砍倒,魯班注定二尺六。”王宏義說,他量了量,魚鼓還真是二尺六,魚鼓演奏,講究很嚴格,它的聲響超過所有的樂器,藝人們在傳授曲譜時不念絲弦樂器,而把魚鼓的聲響念在前面,把絲弦樂譜加而代之。

碰鐘是銅制品,是把兩個銅鈴分別固定在一個“U”型的木柄兩端,用其中一個銅鈴的邊沿碰撞另一個銅鈴的鈴面。

簡板是用竹制作而成的,簡板的上端呈彎狀,在彎處又,各系一個小銅環。簡板是道情戲的指揮樂器,又是體現道情風格的主要樂器。有“排山倒海的魚鼓,降龍伏虎的簡板”之譽。

三才板是用棗木或槐木制成三個長短粗細一樣的木梆子,如同梆子戲的梆子一樣,演奏時一只手握兩個,前端分開,另一只手拿一個在其尖端碰打,如拉波時置其中間快速抖動。三才板的演奏方法講究尤甚,有人曾這樣描述其演奏方法以及效果:往上一打,鴛飛離天,往下一翻,魚躍峪淵,若拉波(腔)兩個手嘩啦啦哩顫,真乃奧妙無窮。云鑼是銅制的小手鑼,用的機會較少,常用于情節歡樂、激動的演出場面。

如今每天在重泉古鎮演出

王宏義表示,隨著社會發展,人們文化生活日益豐富,對石羊道情的興趣越來越淡,曾經輝煌的道情漸漸衰退,一些石羊道情藝人迫于生活壓力,紛紛外出打工,參加演出的機會越來越少,難以形成穩定的演出團,致使石羊道情的發展越來越難。

“后來我組建成立了蒲城石羊道情藝術團,給學員們教授,現在已經有近20人,”王宏義說,他一直認為道情一定要走向舞臺,自從2016年元旦位于蒲城孫鎮的重泉古鎮開放后,每日按時演出,藝人們也有了固定的收入,更能專心地表演、排練,利于道情的發展。

王宏義稱,雖然現在藝術團的演員不少,但是學習的年輕人少,這是制約道情發展的重要因素,傳承道情還是應該從小學習。在東陳中學校長的邀請下,他經常去給學生們教授石羊道情,希望把老祖宗流傳下來的好東西傳承下去。

ag平台官网